宜信财富母基金廖俊霞:人民币募资难短期内难改变 看好5G、芯片等硬科技方向黑马基金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0-01-10 18:40

  

  36氪:从财富管理公司的角度看,高净值人群是不是也变谨慎了?

  廖俊霞:母基金不是特别大的圈子,如果有觉得好的GP,我们也会推荐给周边其他的合作伙伴,但是募资的事情还得他自己去搞定。

  廖俊霞:第一,出资人方面有比较大的限制,不同的长期资本其实各有诉求,S基金在财务回报和时间周期上有较大优势,其他的诉求较难满足,比如政府招商引资。所以,如果仅出于招商引资的目的的话,该类资本多半对S基金不会特别感兴趣。同样的问题,有产业诉求的出资人可能对S基金也不是那么感兴趣。这种情况下,出资人从一个大圆都缩成了一个小圆。

  36氪:今年S基金特别火爆,一些观点认为母基金应该配备,怎么看它的前景?

  投5G、芯片、半导体方向的基金多了

  36氪:除了外部政策层面,内部面对的难点是什么?

  36氪:2019年,宜信财富母基金关注的焦点和往年相比有什么不同?

  36氪:你觉得这个挑战体现在什么地方?

  廖俊霞:对,其实还是相当多的。

  36氪:你们会去帮GP找钱吗?

  廖俊霞:很多基金都需要去关注迭代的问题。当过往投资的优势产业不是新的投资重点方向,就需要与时俱进地更新迭代。

  廖俊霞:在宏观环境下,大家都不能独善其身,肯定都还是受到一定的影响和挑战。有相当一部分客户会选择更保守,极端的心态是,我啥都不投了,钱就放手里,银行产品我也不买了,持币观望。也有一部分客户,尤其是以前投过母基金的客户,他认为通过这个方式来投资,比自己投更安全,他也会在一定的配置范围内增加投资。但我们始终向投资者强调,要做资产配置,即使觉得这类资产好,也应该有一定的比例限制,不应该觉得哪个好把钱全投在上面。

  36氪:这个市场上还是有一些零散的有钱人,还是有理财的诉求。

  据廖俊霞披露的数据,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从2014年起共设立14支母基金中,其中有9支超过行业优秀水平(即前1/4),13支超过中位数水平,唯一的一支母基金略低于中位数水平是由于已上市公司股价波动的影响。(优秀水平&中位水平数据来自Cambridge Associates - 美国VC行业TVPI截至2018年12月31日数据。优秀水平为行业前25分位值,中位水平为行业中位数。)

  文 谭文琦

  廖俊霞指出,很多基金、投资人正在从to C转向to B,但是“硬转”很难,最好还是要招募新的团队,或者原来合伙人中有硬科技背景,她认为,创始团队具有产业背景的黑马基金是硬科技投资的主力之一,虽然可能缺乏投资经验,但是更懂产业。

  36氪:三方理财公司也是处于一个重新获取高净值信任的过程中,有一些被三方伤到了的个人投资者在投出去的时候会选择其他平台,比如有一些新的类似家族办公室形态冒出来。

  36氪:是资管新规带来了直接影响吗?

  在募资难的大背景下,人民币投资者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基金们的密切关注,尤其是市场化母基金。母基金出手在收紧吗?当供小于求时,它们在寻找什么样的GP?

  36氪:今年的投资节奏怎么样?

  廖俊霞:我觉得是普遍放缓。全行业都是这样,我们也避免不了,和往年相比有所下降。对我们来说也不用太着急,急了也没用,GP没那么快关账。我们从去年、今年看下来,有相当多的基金募集期一再延长,因为市场化的钱太难找了,有的甚至first close做完之后,最后关账总也关不了。我们这两年遇到过准备投一个GP、但一年都关不了账的情况,这在以前募集相对容易的时候不太会碰到。到2020年,甚至到2021年,都可能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前一阵我们有个母基金闭门会议,我说可能市场上80%都是国有相关资本,市场化的只有20%,马上就有同行反驳我说,只剩10%了。市场化母基金这两年挺艰难的,至于未来几年,我认为短期内很难有大的变化。

  第二,买资产从哪里买?过去两年,很多上市公司股东、民营企业因为自身现金流紧张可能出售资产,这一类相对来说价格好谈,如果再加上管理人本身也比较优质,我们认为可能是相对比较合适的S资产。但是,还有一类是跟政府相关的,在资管新规的背景下,原来很多钱没法儿再投资了,针对政府出资人,各个地方的政策就不太一样,有些地方面临算不算国有资产的问题,那交易就会比较复杂。

  廖俊霞:说实话,我们还是长期投资,年和年之间的变化对我们来说不是那么大,但总体上讲,和5G、半导体、芯片产业链、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相关的领域,是我们未来几年长期关注的方向。

  市场化的钱确实就很少,这是现实,不是说在某些地方找不着,而本身就比较少。一方面,市场化的母基金还持续在投的而且资金充足的不是很多了。另一方面,过往比较大的在这个市场上投的群体,包括上市公司以及一些大型民营企业,因为这两年受整个宏观经济的影响,这一部分的钱也越来越少。

  廖俊霞:其实TMT本身和硬科技有挺多关联的。比如,一支看TMT出身的基金,可能团队里头有两三个合伙人,其中有一个合伙人技术背景很强,其他的完全没有技术背景,我觉得这种组合其实也还是可以考虑的,并不是一定要这三个人都特别懂技术。

  与此同时,在寒冬中,母基金亦面临自身资金储备和经营的压力。廖俊霞认为,受到资管新规对“多层嵌套”限制的影响,银行、保险的资金无法进入母基金,再加上国内母基金普遍年轻,业绩尚未显现,募资不易。至于2019年被火热讨论的S基金,廖俊霞还是持审慎态度,因为买方资金力量有限,同时对买方的判断力有很高要求。

  廖俊霞:资管新规对多层嵌套做出了监管,最多只能两层。所以,例如保险资管或银行发的理财产品,投母基金就遇到了可能被认定为三层的挑战。我认为,母基金和通道类金融产品构成的嵌套不一样,不应该受到“多层嵌套”限制的直接影响。

  36氪:有的LP其实对转型硬科技的基金心存疑虑,即便有招团队,但是存在投委会的老大能不能看懂的问题。

  S基金的爆发还很遥远

  2019年我们有二十多家间接投资的企业上市,其中微芯生物一度成为科创板市盈率最高的企业,整体市值曾超过500亿。截至2019年12月18日,66家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中,微芯生物的研发支出占比最高,是难得的有创新研发能力的企业。

  廖俊霞:大家都认为S基金是个很大的市场,因为中国的退出环境不是那么理想,尤其是在过去几年爆发式增长之后,市场可能越来越多面对退出的难题,那S基金可能面临一个很好的资产配置机会。我们也很看好,所以从2017年开始有了第一支S母基金。但是我们也没有做很大的规模,原因是,尽管我们看好,但它面对着很大挑战,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有巨大爆发的。

  可能有一些黑马基金在相对市场比较好的时候可以顺利完成募集,但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并不是因为业绩问题,而是因为市场上确实钱少,导致很难关账。我们会相应做更长时间的观察,不能说把钱投给你了,但一年没关账,那个钱就长期的闲置,这个对我们来说也是挺大的成本,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会做一些调整。截止2019年Q3,已登记在案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差不多是1.5万家,经过这两年的市场分化,可能有一部分确实是募不到第二期、第三期。

  编辑 洪鹄

  36氪:所有的人都在问,钱到底在哪里。

  36氪:即便寒冬之下,依然有新基金诞生吗?

  我们看到,有一些基金成立了硬科技小组,招聘这方面的专业人员,慢慢进入这个市场。还有的用原来团队看To C的人,试图比较生硬地转过来,这种可能就比较难。我们还看到有一类GP,从产业里头出来的,比如华为、中兴等,这一类机构可能缺乏投资经验,但他们有很多产业经验,我觉得这可能是硬科技投资的主力之一。

  36氪:这其实涉及到行业的转向,过去几年主流GP都在看投TMT和消费领域。

  廖俊霞:应该说是市场化的钱到底在哪儿。基金在募集的时候都要面临这些挑战,各地的政府基金相对比较充足,去募集的时候可能容易一点,但是要求配比的市场化部分相对没那么容易。

  廖俊霞:市场化母基金大部分以财务回报为主要目标,这样就面临一个很大的困难,母基金也好,私募股权基金也好,回报周期都很长,尤其在国内大宏观环境影响下,退出通道还不是那么通畅,如果资金没有得到正循环,势必会让这个市场的发展遇到一定挑战。可能再过上几年,前面投入的这些都获得了合适的回报,现金流再流出来了,又能够重返到这个行业里面来,我们认为需要一些时间。母基金在中国的历史还很短,像宜信也是2014年才开始成立第一支综合性的母基金,到现在投资期刚刚结束不久,业绩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

  廖俊霞:是的,我的感受是,关注5G、芯片半导体方向的基金比前两年增加了很多。不少黑马基金都具有很深的产业背景与资源,有很多从产业里出来的偏硬科技方面的新基金。

  募资难将长期存在

  廖俊霞:我们看到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家族办公室,但有很多并不是太专业。投资其实还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但是,如果只是做很浅层次的服务,有可能这些出资人会二次受伤。这个行业其实还是需要专业度,有的超高净值客户买房买车可能做挺多研究的,但是做大数额投资却不见得要委托专业机构来管理,而是可能通过同学朋友。这还是需要挺长时间的投资者教育才能够改变的。说的直白一点,可能就是花钱买教训。

  近日,在2019年第三届EmTech China全球新兴科技峰会上,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接受36氪采访时谈到,半导体、芯片产业链、5G、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硬科技是其未来长期关注的投资领域,也会重点寻找相关的优秀GP。2019年有四家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间接投资的企业登陆科创板,包括容百科技、微芯生物、传音控股和博瑞医药,其中微芯生物一度是科创板发行市盈率最高的企业,达到467倍。

  还有一点,S资产的投资门槛比Primary要高很多,看的不光是标的基金的管理人,还要看持有的资产,对买方的要求很高,要有直投的能力,能判断底层资产的质量。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